中國房地產政策失誤,房屋成為稀缺品,房價必然狂漲-世界財富研究網|經濟思想|經濟動態|政策論壇|金融財經|市場觀察|環球思維|經世濟民|

中文首頁 | English  

網站首頁|經濟思想|創新立國|經濟動態|政策論壇|金融財經|市場觀察|學術進步|環球思維|經世濟民|聯系我們|

  

u     人類的生存及幸福對財富充滿需要

u       財富不僅包括商品類財富,還包括非商品類財富,不僅包括物質類財富,還包括精神文化類財富及其它類財富

u       財富經濟由創造、實現、使用、分配四個部分構成

u       財富的產生需要經過創造、實現兩個階段,創造是財富的源頭,實現是財富的河流

u       財富只能由人創造,其它任何東西都不能創造財富

u       人類的歷史就是創造的歷史,一個社會的崛起,歸根結底就是創造的崛起

u       財富創造是人類文明的開始,也是人類文明賴以發展的支點

u       人類的潛在需求是無限的

u       人類對財富的創造不會終止

u       創造須滿足人們的需要

u       創造正成為最關鍵的財富之力

u       優秀創造者應視為人民的英雄

u       財富經濟的運行深受與此有關的每種要素的影響

u       在不同的時代,決定財富的關鍵要素在不斷變化

u       財富的獲得需要勞動,沒有勞動便沒有財富

u       財富的總量決定于財富的創造、實現、使用的狀況以及三者的密切結合,并與分配的情況密切相關

u       財富應按功分配,并得有利于公正、文明和財富發展

u       不是獲取私利而恰好貢獻社會,而是貢獻社會才能獲取私利

u       社會財富的容量具有一定性與發展性

u       財富需求多少,只能供給多少,供給是所需求的才為有效

u       財富供給與財富需求是動態的一對相生相伴的關系,供給與需求應諧調發展

u       財富首先要為人們所需要才可能有價格

u       需缺度決定價格

u       財富的價值取決于創造,一個財富的價值是恒定的

u       需求變化不影響財富的價值

u       供給要滿足需求

u       人們一切活動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生存和幸福

u       從國際范圍的角度來解決問題

u       應將自然資源及環境納入財富的范疇

u       專利不應存在地域性

u       人人具有專利天賦權

u       財富永遠需要經營,不管是個人也好,企業也好,還是一個社會也好,都是如此

u       一個富有前途的企業所提供的財富應該總是能更好地滿足人們的需要

u       人們總是選擇最好的

u       在創造中獲取先期利潤

u       不是每種財富都需要生產,但每種財富都需要創造,每種商品類財富都需要銷售

u       經濟的良好增長需要有財富比較優勢

u       低勢能財富必為高勢能財富所替代

u       教育不是消費,而是一種生產

u       沒有研究創造就沒有生產,有創造才有一切

u       控制研究才能控制財富

u       鑄造時代財富之力遠比獲取財富重要

u       不是強盛成就創造,是創造成就強盛

u       中國的覺醒在于創造上的覺醒:一方面她需要對于創造的重視,并作出大量的投入;另一方面中國人也要恢復創造的意識,并勇于去創造

u       中國應該奉行創造立國和創造強國的思想

 

世界財富研究網 > 學術著作 

01財富引論

02財富之源

03財富的特性

04各要素在財富中的地位

05財富創造綜述

06財富創造的主體

07論物質科技財富的創造

08論其它類財富的創造

09財富實現綜述

10財富生產

11財富服務

12財富銷售

13財富傳播

14公共秩序財富的實現

15財富消費與需求

16財富的供給與需求的關系

17財富價值與需求的關系

18財富的貢獻

19財富分配存在的問題

20財富分配探索  

21財富理論體系

22與財富有關的一系列問題的探討

23促進經濟理論發展

24專利理論探索

25人類財富的未來

26財富經營概論

27企業財富的經營

28個人財富的經營

29社會財富的經營

30財富的增長研究

31一個國家的崛起就是創造的崛起

32發展中國家的財富發展及政策

33對培育財富之力的思考

34社會經濟政策考察與研究意見

 

 世界財富研究網 > 學術縱橫 >        

 

 

 

政策失誤,房屋成為稀缺品,中國房價還要狂漲

作者:李宗發

 

 

    在美國,一棟別墅只需要白領公民8年左右的工資,而普通住房也只需一般工人數年的工資,少有超過十年的。然而在中國,一棟別墅95%的白領掙一輩子也買不起,即使是普通住房白領至少有50%的買不起,大多數普通職員更是難上加難,必須依靠父母和向他人借錢才能付得起首付款,即使有幸首付買上房屋,差不多需一輩子還債。據中國社科院2009《經濟藍皮書》的報告,全國85%家庭買不起房。杜甫一千二百多年前呼吁統治者安得廣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這些年來從新聞上看到中央對房產狂漲造成的民生問題憂心忡忡,也出臺了不少“抑制”房價的政策,然而中國房價卻我行我素,一往直前,狂漲不止,北京的房價竟然漲到買一套最基本的房子都要100多萬,而成都房價2009年底已突破每平方米15千元。是政策失靈,還是政策錯誤?照此下去,中國大多數老百姓怕要一輩子專為房產商賣身打工了。

    不得不提起筆就房產政策問題寫一篇文章,對中國的房產政策進行分析、反思和建議。然而要弄清中國的房價上漲,就必須弄清中國的新城市化潮流問題和供需平衡這一最基本的問題。忽然記起兩年前曾撰寫發表過《關心中國的新城市化群體》的文章,現將原文抄錄如下,以供讀者參考,在最后面再結合我們目前的政策進行分析。

 

 

關心中國的新城市化群體

 

    新城市化群體,是指新進入城市,以城市為長久勞動、生活地方的公民群體。中國城市房價飛漲使越來越多的人買不起房,為此,本文提出新城市化群體的概念。新城市化群體的概念筆者在《財富創造論》中首次使用過。新城市化群體,即包括所謂的農民工,也包括進城做生意者和從事自由職業者等,即包括由于升學、大學畢業進城取得城市戶口者,也包括因年青勞動者進城務工而隨著進入城市居住生活的未取得城市戶口的兒童、老人,總之新進入城市,以城市為長久勞動、生活地方的公民群體都是新城市化群體。農民工的概念已很落后,且不合時宜。我們認為用新城市化群體的概念可能更好,這一概念有助于我們關注和解決隨著中國經濟發展農村城市急劇變遷而出現的這一新的系統問題。

   

    一、新城市化,是中國6億農村人口特別是數億青年人主動的而且又是不能不作出的選擇

    有多少比例的GDP,那么就幾乎只需要多少比例的勞動力。這是市場調節原則下社會經濟總的發展趨勢。例如,美國農業占GDP的比例是3%,而美國農業勞動者占美國總勞動者的比例也是3%,因而美國農民和美國工人的收入水平基本相當。美國如此,日本如此,發達國家都基本如此,整個世界各國經濟發展的總體趨勢也是如此。在市場機制日趨健全、國民經濟高速發展的中國,這種發展趨勢更為迅速。

    雖然落后的戶藉制度處處阻礙著人民,例如同命不同價,所謂農民工提法,進城務工子女交教育建校費,進城務工子女難以進入甲、乙級學校,許多工作要求本市城區戶口,城市福利難及于新城市化群體等等,但是為了國家現代化建設、為了現代幸福生活,人們依然毅然甩開戶藉不顧,數億農村戶口人員大遷移進入城市,以城市為長久生存的地方。雖然,農村戶口、家中老父老母們幫耕種的一畝二分田、每年春節回家去看一下,甚至掙了錢回家翻修了一下房屋,但是這數億人口從本質上主要是以城市為生產、生活的地方。

    這就是經濟規律。除非逆經濟規律,除非選擇貧窮,那么絕大部分都會選擇進入城市從事非農業勞動或做生意等,絕大部分也不能不作出這一選擇。當然,并非全部農村人口都要進入城市,但是剩下的農村勞動力占全國總勞動力的比例將會基本趨向于與農業收入占GDP的比例相一致。

    1978年時中國農業收入占GDP27.9%,農業人口占GDP82.08%。隨著現代對各類非農業類新財富的創造和現代化進程,現在非農業財富在國民財富中的比例大幅度上升,而農業財富在國民財富中的比例則大幅度下降。2005年農業財富占GDP12.6%,農村戶口近8億,雖然占GDP57.01%,但是實際上農村很大一部分人已進入城市,即所謂的農民工,成為了永久性的新城市化群體,由于還有大量比例的人口呆在農村來供給12.6%且比例在不斷下降的農業財富,因此農村顯然比城市窮。2005年國家統計局的統計結果顯示,城鎮人均收入是10493元,而農村人均收入則為3255元。人總是選擇好的,市場、大自然總有一只看不見的手在促進系統達到平衡?梢灶A見,將來中國必然有80%以上的人口成為城市居民,農業人口將會降低至320%之間。

    因此,新城市化,是中國6億農村人口,特別是數億青年人主動的而且又是不能不作出的選擇。

    二、新城市化,在中國不可逆轉,即使經濟蕭條,從主流上來看,進城“農民工”等新城市化群體都基本不會回到農村

    這是筆者第二個觀點。

    現在中國經濟蒸蒸日上,從總體上來看,進入城市比農村機會多,進入城市勞動比在農村勞動的收入高,進入城市比在農村更有發展前途,因此已進入城市的新城市化群體們基本不會再回農村,而且還會有更多的農村人口進入城市,也成為新城市化群體。

    如果經濟出現蕭條,或者說發展減速,新城市化群體是否會回到農村去呢?從主流是來看,新城市化群體基本不會再回去。雖然,有部分人遇到不如意和沒有工作機會時會暫時回農村種一畝二分地,但改變不了主流仍然永久性不會返回農村的事實,F代社會已經不可逆轉地改變了自然經濟時代農業財富占GDP的比例,即使經濟不景氣,農業財富占國民財富的比例依然不會提高到30%,甚至60%,因此回農村只會更加貧窮。即使出現經濟不景氣,那也只是暫時的,不可能長時間持續下去,從長期來看,絕大部分人都還得以城市為勞動和生活的地方。

    當然從建設全新的和諧社會來考慮,筆者也主張在廣闊的農村地域加大新型財富的創造供給,讓更多的人能夠在農村就可以為社會供給豐富的高利潤財富,而不是象歐美發達國家那樣財富供給基本集中在城市,這樣或許未來新農村供給的財富和所需要的勞動會比發達國家多得多,這樣或許將更有利于人類生產、生活與自然環境的和諧統一。但畢竟這是一個可以努力的目標,我們還是需要考慮中國農村戶口的大部分是會遷移到城市成為新城市化群體的現實。

    三、以城市為家,這是新城市化群體永遠的選擇

    我們把握了現代人類經濟、社會發展的總趨勢后,就知道,中國絕大多數農村戶口都將成為城市人口。以城市為家,這是新城市化群體永遠的選擇。

    我們需要反對那種“農民工”、“外來人口” 、“暫住人口”的歧視性提法與觀念。每個公民都有在域內任何城市居住的權力。從現實的角度,無論是建筑工人、服務人員,還是企業高級文員、管理者,無論是商人,還是撿垃圾的勞動者,不能以其戶口來區別地位、福利和待遇,他們都是公民,以城市為長久勞動和生活的地方,都是實質上的城市居民。只是為了更好地研究房價問題時才將其分為原城市居民和新城市化群體或新城市化居民,原城市居民早已居住在城市并根據國家過去的政策在城市已獲得住房,而新城市化群體是指新進入城市,以城市為長久勞動、生活的地方的公民群體,新城市化群體少部分買了房,而絕大部分無力買房。原城市居民需要政策關照,新城市化群體更需要國家政策的關照,不僅在住房上,而且在保險、養老等等所有公民權力和福利方面。

    雖然,農業戶口,一畝二分承包地,還可能留守在家中的父母甚至還有子女,以及在城市無一寸屬于自己的住房,使得大多數新城市化群體在心理上將自己當作“農民工”等非城市戶口,但是以城市為家,這是中國絕大多數人口也是新城市化群體永遠的選擇。

    四、家在何處?飛漲的房價與新城市化群體勢不兩立

    既然新城市化群體從歷史發展的角度來看,已經從此以城市為勞動、生活的地方,那么就應該以城市為家。雖然新城市化群體大部分在農村名義上還有一塊自己的承包土地,還有幾間自己的祖房,但新城市化群體主流上不可能回去再種承包地,也不可能每天都跑回數十公里,數百公里,甚至數千公里的農村房屋里居住,因此,承包地越來越變成了歷史遺留物,而在農村的房屋只是自己的一處財產而矣,從實質以及長遠來看,并不是家。關于家,應該根據現代社會進行重新定義,那就是人們居住的地方。顯然,新城市化群體有兩個家,一個是心理上的帶有故土意味的農村的家,另一個是現實的實質性的家。顯然,政府不應該摧毀人民心理上的那個家,所以應該在物權法上尊重人們在農村所有的房屋財產;同時政府應該為新城市化群體在城市獲得一個現實的家,讓人民能有家可歸,有家可住。最起碼要人民能夠租得起房子可作為家,最根本上、最長遠的還得使人民能夠擁有一個完全屬于自己的城市房屋為家。

    應該說,成都在中國是一個比較有代表性的城市。我們以成都為例,新城市化群體的大多數從事著建筑、家政、服務員等最低層的工作,實際月薪約600元至1200元不等,而并非統計上的1593元平均工資,即使高學歷的中學教師、公司普通職員也很難達到這一工資水平,也許1593元這一統計主要是指國營企業和效益好的大企業;當然也有少部份新城市化群體達到1593元平均工資的水平。但無論是大部分未達到平均工資標準的還是達到了平均工資標準的,甚至略高于平均工資的,這些收入還得生活,還得養家糊口,還得供養父母、養育子女,還得有病有痛付錢醫治,即使擠出收入的三分之一,誰都不可能買得起價值數十萬元的房子。

    當然,新城市化群體中也有不少有能力買得起房子的。筆者對此進行了歸納,主要有如下三種情況:1、少部分收入很高,的確有能力買房,這部分人的月收入應該在5000元以上才買得起。2、一部分靠啃老買房,這部分人不值一提。3、大部分除了長期積蓄的少得可憐的錢外,主要靠借錢、貸款買房,這部分月收入多在1000元至2000元之間,因而從此背上沉重的住房債務,長時間內壓力極大,每月還購房款后,所剩無幾,生活拮據,影響幸福生活及事業發展。

    總之,面對數十萬元的房價,大部分新城市化群體都極難買得起。家在何處?這是社會不能不為每個公民考慮的問題。

    五、欠考慮的土地政策,控制供給的房產,高利潤的房產業,投機盛行的中國房產,推動房價飛漲,更加遠離新城市化群體。

    《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規中這樣規定:切實保護耕地,十分珍惜、合理利用土地和切實保護耕地是我國的基本國策;嚴格限制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控制建設用地總量,對耕地實行特殊保護。這一規定看起來很不錯,任何人都會贊同。但是這一規定如果被疆化的執行或故意曲解執行,那么就大有問題了。

    學過經濟學的都清楚地知道,某一必須品供給少時,價格就會上漲。魯迅好象也說過物以稀為貴的道理吧。當中國經濟飛速發展,無數企業建立需要廠房、辦公室,數億農村人口進入城市需要居住,城市急速擴大,對城市用地提出極大需求時,我們將土地緊緊控制,顯然就會供遠小于求,于是土地價格就必然帶動房產價格飛漲。筆者認為,政策要符合經濟規律,要符合城市化的發展趨勢和現實,政策要滿足人民的迫切需求,而不是反映某種看似不錯的觀念。城市住房用地增加,農村住房用地可以下降,同時我們可以提高土地種植的效率,以及加大對荒地、戈壁、沙漠的改造來彌補城市居住用地對耕地的占用,這更為務實。

    我們不僅在城市用地上進行過于疆化的人為控制,而且我們在建房上進行政策性的或者隱形的控制,使得真正合法性供給的商品住房極少,且隱形成本極高。這就進一步促進了房價的上漲。加之一些不法官員的權利出租,就有了城市周邊無數膽大者、“有門路者”的“集資建房”。但是依然滿足不了巨大的市場需求缺口,因而房價依然不斷上漲。

    在全國各地大部分城市,經濟適用房供給及價格遠未滿足人民的需要。我們知道,泡沫是出現在沒有需求的地方,筆者不同意經濟界及學界部分人士隨意以房產泡沫為理由抑制房屋供給,抑制供給只會使房價進一步提高,使大多數新城市化群體更加買不起房屋。該考慮抑制供給的是寫字樓、高檔小區和別墅的供給,對于經濟適用房應該根據人民的需要量進行基本充足的供給,且在成本價格上應該盡可能讓大部分人承受得起,在購房信貸政策上要向新城市化群體傾斜。

    當某一行業不容易進入時,當人民迫切需要的某一財富被行政控制供給時,“壟斷”商人們的利潤是非常嚇人的。因而就有了網上盛傳的深圳一有良心的開發商對房產利潤之高“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股票在不斷上漲,而當社會又有大量儲蓄時,于是就會有更多的投資注入,于是股票就又會不斷上漲。股票要漲且漲吧,那是富人們財富大洗牌的游戲,與老百姓的生存沒多大關系。然而,房價卻與老百姓的生存密切相關,要命的是,中國的房價卻也變成了股票一樣,因為在新城市化群體對房屋需求在不斷擴大的情況下政策上反而人為的控制供給,因此房價上漲。于是有錢的富人看準了房價穩定上漲的趨勢,除了買一套自己住外,還將錢投機于房產來買更多的房子屯積起來等大幅度漲價升值了再賣或出租,好再撈一把。這時需求更加擴大,供給更加縮小。房價也就在不斷地上漲。于是有錢的更加瘋狂買房投機賺錢,沒錢的更加買不起房。

    總之,欠考慮的土地政策,控制供給的房產,高利潤的房產業,投機盛行的中國房產,推動著中國房價的飛漲,更加遠離新城市化群體。

 

    新城市化群體的家在何處?我們的路在何方?這首先需要我們更加清楚地認識新城市化趨勢,需要我們關心達數億人口的新城市化群體公民的生存大計問題。當我們關心某一問題時,相信沒有不能解決的事情。

 

李宗發200783日寫于成都

 

 

 

拷問2010年房產政策

     寫如上文章已有兩年有余,然而房產政策并無實質性改變,房價依然飛漲。雖然目前房價上漲已引起嚴重的民生問題,中央已采取幾大措施,欲抑制房價,但筆者認為,所采取的措施有的效果有限,有的則適得其反,必將進一步推動房價上漲。理由如下:

    當房屋被成為壟斷稀缺品時,房價必會飛速上漲,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改變。

    我們需要拷問中央政策的草擬者,據我們所知許多政策的出臺往往是由國家主管部門擬訂后經批準執行而矣,我們也知道一國之大政往往是由智囊機構提出方案后領導簽字執行而矣。因此我們要拷問的是國家房地產管理部門在政策草擬時是否有公心,我們要拷問的是國家智慧機構是否有最起碼的經濟學常識和為民謀安居之所的心。

    初具經濟學常識的人都知道,控制土地在商品用房上的供應,阻礙商人們可公平、容易地獲得土地和可公平、容易地建造房屋供給,這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中國所有城市只有少數有勢力的房產商能夠拿到土地,許多小房產企業是拿不到土地的,許多小企業是很難能在城區或城郊修建房屋供給市場,于是中國幾乎每個城市只有少數房產商在供應很少的商品房,于是房屋這一民生產品也就成為了自由市場下的可惡的半壟斷品。如兩年前我們已指出,中國的新城市化潮決定了,中國新城市化群體迫切需要住房,而在政策上卻人為抑制供給,于是供遠小于求就這樣出現了,當房屋成為稀缺品時,其價格肯定大幅度上漲,幾乎到了排隊憑糧票買房的時代,并且若干年里“可持續地”穩定狂漲。新城市化群體是必須買房的,無論是到處借錢還是將自己一生的勞動出賣給開發商也必須拼命有一個立錐之地。許多已有房屋的有錢人們看到了這一點,于是將大量熱錢用來買房屯積,等房價上漲后再賣給可憐的無房者們,以賺取暴利。而有勢力的開發商們手里的房屋產品因壟斷而成為搶手貨,于是開發商們不斷在各區域制造歷史價格奇跡,一個個樓王粉墨登場,一月一換,將房屋價格無限抬高以撈取無房者腰包中最后一枚硬幣。 

 

防房產泡沫,是被房產利益集團利用,還是被有關人員濫用

    記得九十年代時,就聽不少國人叫嚷要以日本為前車之鑒,防止房產泡沫,控制房屋建設。吸取別人的教訓,以免自己犯錯,這沒錯。但是利用別人的教訓來下嚇唬房產政策,以達到自己的利益卻是太過。

    中國除了90年代初海南的確因一窩蜂造成房屋泡沫外,基本沒有出現泡沫,一段時間的下跌是市場周期性變化的自然現象。但是自2002年以來卻不斷叫嚷房產泡沫、房產過熱,一方面緊縮城市建設用地供給,讓房屋建設很難找到立錐之地,另一方面在信貸、政策上壓制商品房開發,中國自2002年以來出現了房屋可持續的狂漲。

    房屋狂漲,最大的受益人是房產商、屯積有房屋者和各地土地的拍賣者,而最大的受害者卻是大多數無房的老百姓。設一個有錢人已有一套住房,其因中國房屋稀缺,價格不斷上漲,于是搶先買十套屯積,三年后房屋價格上漲一倍,每套由30萬元上漲到60萬元,其將十套全部賣給無房者,從無房者身上賺走300萬元,而十位無房者因炒房投機的存在,在社會財富分配上,辛苦掙的300萬元被再分配。而每人30萬元并非小數,相當于普通勞動者半生以上的勞動收入。而開發商遠高于成本出售作為民生產品的房屋,同樣利用政策造成的房屋稀缺,每套房子即可大肆牟取一個普能勞動者差不多半生以上的勞動。

    看過上面關于中國新城市化潮的趨勢分析后,就知道今天中國對于城市商品房屋的需求遠大于供給,因此房產并不熱,房產泡沫還遠著。過度擔憂房產行業泡沫毫無道理,任何行業都有泡沫,如化工,90年代供過于求時就蕭條過,但這是市場必須的一種現象,市場那只手必須對供過于求的行為進行調整。然而中國并未在化工行業進行限制供給。隨著市場調節,很快中國化工行業開始健康穩步發展。中國的幾乎絕大多數非壟斷行業都有類似的經歷,但無論是國家還是國民都容許這種情況的出現和容許市場的自由調節,但是許多人卻不容許房產行業的自由供給和自由調節,人為制造房產的稀缺性。

 

對四道金牌的質疑

     對于抑制房價,中央的確是嘔心瀝血,其精神值得肯定。但是讓我們來分析這四大措施或稱四道金牌,其效用不容樂觀:

    第一道金牌:“加大安居工程的建設力度,加快棚戶區的改造,對這兩項工作,在資金、土地以及稅收上,都要給予優惠和保障”。這一措施具有一定的惠民性,但依過去的實施,基本只是解決擁有城市戶籍者即原有城市居民的安居問題,并未關注人數更多的廣大新城市化群體,因此房價問題依然存在。

    第二道金牌:“鼓勵居民購買自住房和改善性的用房。但與此同時,要采取措施抑制投機”。這一措施雖然強調購房應主要購買自住房和改善性用房,但是根本性的房屋供應問題并未解決。

    第三道金牌:“運用好稅收、差別利率以及土地政策等經濟杠桿加以調控,穩定房地產的價格”。這一道金牌是對的,應該運用好稅收、差別利率以及土地政策等經濟杠桿加以調控,穩定房地產的價格。然而看了另一則通知后,我們會發現不是在降低房價,而是在推動房價繼續上漲。20091217,財政部、國土資源部、央行、監察部等五部委公布《關于進一步加強土地出讓收支管理的通知》,將開發商拿地的首付款比例提高到了五成,且分期繳納全部價款的期限原則上不超過一年,而此前各地方土地出讓大多執行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首付政策。若按此政策,大部份房產開發商是拿不到土地的,拿不到土地就修不成房屋,修不成房屋,市場上能供應的房屋就會少,當供應的房屋少時,價格不至于還下降吧。不知財政部、國土資源部、央行、監察部等五部委是否進行過最起碼的推演?但愿筆者此經濟推演錯誤。

    第四道金牌:“維護房地產市場秩序,打擊捂盤惜售、占地不用、哄抬房價等違法犯罪的行為”。打擊占地不用,是絕對正確的。根據我國土地法律規定,取得的土地閑置2年,國家將無償收回,而許多土地閑置了2年有的國土局仍然未收回,國土局是否在亂法并造成國家大量權益流失?必須拷問。而捂盤惜售、哄抬房價恕直言不是犯罪,而捂物惜售、哄抬物價是在供應緊缺時才可能發生,現在的汽車、大米供應充足,沒有哪位商人精明到還捂物惜售、哄抬物價。而政策上繼續造成房屋供應稀缺,捂盤惜售、哄抬房價永遠禁不了,況且許多市場的東西要適當尊重。

   如上四道金牌除了部份南轅北轍外,大部分對于抑制房價還是有作用的,但是由于關乎民生的住房供需問題沒有解決,反而在加劇,因此筆者擔憂四道金牌強制降溫一下后,中國的房價將迅猛反彈。

 

只有解決房屋供需問題,才能對得起大多數老百姓

    當供需平衡時,商品的價格往往與商品的價值基本相當。而當對商品供應進行限制時,就會破壞供需平衡,就會造成房荒,就會造成房價被開發商、投機商等有房者不斷抬高。

    房價上漲對中國的發展已造成致命的危機。政策制定者們不要看到房價上使開發商更有錢,使炒房人更有錢,使土地拍賣更有錢,認為就是對的,這是以社會貧富差距在房屋上如鴻溝般拉開為代價,這是以許多老百姓為獲得立錐之地將自己幾乎一生賣給開發商為代價,這是以大多數老百在房屋上絕望為代價——代價已趨致命!

    2009年房價飛漲時國家制定的政策以加大安居工程的建設力度,加快棚戶區的改造等為重點。我們注意到這些政策施惠于國營企業、事業單位、有城市戶籍者,而基本無益于大多數新城市化群體。這不能不說是個缺憾。許多經濟適用屋遠比70平米的商品房更大更奢華,價格卻更低,而普通人卻很難得到,這是一種很不正常的現象。

     法律和政策必須適應社會和老百姓,而不是讓社會和老百姓適應法律和政策。筆者主張,國家必須修改土地、房產法律和政策,國家必須花大力氣大造房屋,自由供應市場,當房屋的自由供給量與中國當時的自由需求量大致相當時,房價才可能下降到與其價值一致的水平,這時候中國的房產經濟才不會畸形,才不會成為吸干老百姓最后一滴汗水與眼淚的可惡東西。

   中國目前大造房屋供給市場,降低房價,對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利大于弊;而控制房產造成稀缺,抬高房價,對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弊遠大于利?刂品慨a造成稀缺,房價上漲,中國老百姓的絕大部分錢最終被少數開發商等通過房屋榨取,雖然制造了少量暴富者,卻造成民生的艱難,造成對其它消費品消費的擠占。而大量造房,會需要大量建筑材料和人工,也必能拉動經濟的發展,同時老百姓的錢除了拿出一部分購房外,還有很大一部分可用于依、食、行、學習、事業發展等,對于中國經濟的發展更為有利。

     總之,中國房價飛漲的實質是對房屋市場自由供給的錯誤調控和阻礙,從而將民生產品房屋變成稀缺品。如果房屋供給量仍然被控制和阻礙而遠低于國民的需求時,中國的房價還要狂漲,直到問題嚴重到不可收拾。

  

20091228 

經濟學不是專司統治思想的東西,是一門科學,一門經邦濟世、經世濟民的科學,一代代巨匠不是為了打造一個個思想的帝國,而是在推動國盛民富的科學建設!

經濟學應是研究促進社會財富增長和謀求社會普遍幸福的一門科學

     

網站電話: 18911600586  13880509516

地址:中國.北京      網站郵箱:[email protected]      # 專業、免費、強健的訪問統計

   
   
2012曾道人特码诗